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澳门威尼斯人
当前位置:首页 > 澳门威尼斯人

澳门威尼斯人:三胞集团危机、袁亚非“老套自救” 涉及A股多家公司

时间:2019/9/29 10:49:05  作者:  来源:  查看:9  评论:0
内容摘要:  9月27日,宏图高科(3.550, -0.39, -9.90%)跌停,大量资金在早盘多路而逃。要知道,在此之前宏图高科实现了连续三个涨停,其股价也创近三个月新高。  股价的转折,或与9月26日晚宏图高科公告有关。该公告显示“公司不涉及任何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业务”,且公司存在大额...
  9月27日,宏图高科(3.550, -0.39, -9.90%)跌停,大量资金在早盘多路而逃。要知道,在此之前宏图高科实现了连续三个涨停,其股价也创近三个月新高。

  股价的转折,或与9月26日晚宏图高科公告有关。该公告显示“公司不涉及任何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业务”,且公司存在大额债务预期、连续亏损等问题。之后就立刻遭到资本无情抛弃,股价9月27日直接跌停。

  这看似寻常的股价涨跌,背后或许牵动了一个集团的命运。宏图高科的控股股东背后是三胞集团,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债务危机爆发,资金链十分紧张。三胞集团虽然采取了一些措施挽救危机,但到目前为止,似乎危机并没有明显好转。

  股价上涨,有意为之?

  值得关注的是,宏图高科此前的暴涨,或是其控股股东三胞集团也有关系。

  据了解,宏图高科于9月24日早盘急拉涨停,或是因为当日央行行长称,数字货币研究取得积极进展,并与电子支付相结合。而宏图高科旗下子公司天下支付于2014年获得中国人民银行第三方支付牌照,是国内的一家第三方支付平台。市场上部分炒股软件也将宏图高科归类于:区块链、数字货币概念股。

  什么概念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股价上涨。

  目前,三胞集团已经质押其所持宏图高科股份的与2.45亿股,占其所持有股份的比例约为99%。三胞集团会质押如此高比例的股份,足以显示其资金之紧张。然而宏图高科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持续下行。彼时三胞集团几乎已经质押了所持全部股权。

  一般来说,大股东面对股价下跌,又不能提供新的质押股票,或不能即使赎回股票,就会面临爆仓的危险。届时,轻则大股东对上市公司控制力减弱,重则大股东也会出现变更。

  而对于三胞集团来说,事态或许会更加严重。三胞集团实控人袁亚非因为资金危机已经质押了旗下公司几乎全部股权,说是命悬一线也不为过。而一旦其中一部分出现问题,或许就会像一个导火索一样,引起整个局面的崩盘,其三胞集团整体信用也会坍塌。

  三胞集团危机

  袁亚非是个有野心的人。截至目前,其控股宏图高科、南京新百(10.910, 0.01, 0.09%)、金鹏源康、富通电科等多家上市公司。

  资料显示,袁亚非在1993年成立了三胞集团,2005年袁亚非入主上市公司宏图高科之后,开始疯狂扩张并购。其中不乏一些海外资产,这也使得集团资产从300多亿,一度达到逾1200亿。

  但是,随着并购扩张,负债率也是越来越高,资金链隐患逐步显现。

  而资金危机爆发的一年实在2018年6月。2018年6月,三胞集团对雨润集团的5.5亿元担保逾期,其控股的南京新百因为债务逾期资产被冻结。此后便像推到多米诺骨牌一样,三胞集团资金危机彻底爆发。

  旗下子公司也受到控股股东资金链危机波及,如其旗下上市公司南京新百在2018年6月后,公司股价连续8个跌停,跌幅超过70%,目前的市值还不到当初的三分之一。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综合整理

  “自救”

  为了获得融资,三胞集团先是大幅质押股权。2018年6月,三胞集团已将宏图高科98.76%的股权质押,用于银行贷款补充流动性等。另外,三胞集团的一致行动人南京中森泰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也在2017年将其持有的宏图高科全部股权进行了质押。此外,三胞集团也几乎将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南京新百的股权全部质押。

  股权质押消息传来,南京新百股价应声下跌。股价下跌显然对彼时的袁亚非来说并非好消息。为了拯救股价,三胞集团实控人袁亚非当即发布公告称,将对南京新百进行增持计划,不过显然该消息,并没有对南京新百的股价起到利好作用,南京新百的股价还是一路向下。此外,袁亚非也没有在原计划期内实行增持。后发布公告称流动资金较为紧张,将增持计划延期。2019年6月,袁亚非又宣布终止增持计划。

  南京新百股价暴跌,或许影响到了融资难度。为了避免宏图高科股价重蹈覆辙,宏图高科在2018年6月底发布了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停牌公告。期间避免了股价下跌,不过2018年11月宏图高科复牌后,宏图高科市值也在短短几日之内几乎腰斩。其筹划的重大资产重组似乎没有进展,最后以终止结尾。

  除了在二级市场操作外,为解决流动性偏紧问题,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提出了“100亿瘦身计划”。其将曾经收购的股权陆续卖出,其中包括零售业务HOF、手机连锁业务乐语以及安徽和县及南京汤山等地产项目。此外,彼时三胞集团总部传出裁员50%消息。不过这或许,也只是解决了阶段性的流动性问题。

  为了“续命”,三胞集团称在剥离非主业资产后,三胞集团将干细胞业务注入旗下南京新百,试图将南京新百转型为大健康企业。据了解,2017年6月30日,三胞集团以8.199亿美元收购美国丹瑞公司,收购内容包括其在美国的业务团队、厂房、研发及知识产权等。2018年7月,丹瑞公司注入南京新百获中国证监会批复。

  不过,远水救不了近火,三胞集团预计南京新百脐带血干细胞业务到2020年方能盈利。然而在建细胞工厂过程中也曾因资金问题停滞。

  “债务重组委员会”

  除了出清资产,获得部分“输血”之外。面对巨额债务,三胞集团还成立了债务委员会。据中国证券报报道,2018年9月,江苏省政府曾牵头召开三胞集团金融债委会成立大会,南京银行(8.610, 0.14, 1.65%)成为金融债委会的牵头行,化解三胞集团债务危机。监管部门希望,通过设立金融债务会,确保金融机构不会随意停贷、抽贷,逐步推进三胞集团重组,确保银行不会因为三胞集团产生坏账,而三胞集团不会因为突然断贷而破产。

  在2018年9月6日召开的会议上,三胞集团希望债委会对该三胞集团目前所有存量的金融机构贷款本息延期两年,两年后开始偿还;对于公开市场债券兑付的问题,三胞集团袁亚非曾喊话金融机构,按照“谁家孩子谁抱走”的原则,对于银行承销的债券,希望由承销银行表内贷款承接。对于券商承销的非银行认购部分,寄望债委会协调新增120亿资金,进行兑付。

  显然这一目标并未达成,随着事态的演变,三胞集团的债务金额也越来越大。从2018年11月开始,宏图高科的债务违约陆续爆雷,由此导致公司被评级机构数次下调信用等级,对公司的融资能力造成非常不利影响,偿债困难程度加大。

  而此次跌停的宏图高科,近两年来的货币资金也是急速下降,2018年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货币资金还有49.62亿元,到2018年年底只有15.22亿元,2019年上半年仅为6.2亿元。市场有猜测称,是大股东三胞集团从上市公司抽血。


  而成立一年之久的债务委员会,对于三胞集团的资金危机问题似乎还没有解决。反而是三胞集团的高管离职消息不断,仅南京新百在2018年出现5位高管四位董事离职,包括董事长、总裁、副总裁等高管在内,而总裁也是三个月换三任。宏图高科方面,在2019年内有董事杨怀珍、吴刚陆续申请辞去董事职务;鄢克亚因工作调整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兼总裁以及法定代表人职务,辞职后只担任公司董事职务。此外,公司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陈军、财务总监宋荣荣等也纷纷辞职,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因此,这段时间宏图高科股价三连涨,或许为袁亚非老套的“自救手段”。但经历这段跌停以及大量资金“仓皇出逃”后,“自救”手段似乎也不再显灵。若宏图高科后续股价继续下跌,或将引发大股东三胞集团股权质押危机。在经历多重“自救”手段失效,大量高管陆续离职后,袁亚非是否还有“后手”值得继续关注。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